上一篇

2022-09-24~2022-11-11

自“躺平”二字受到群众的热爱,我们所有的人性都有了安置的所在。

“二”是流行语,可褒可贬,如是贬,作小人状,猥亵怜人;褒则赞扬其别于众,能出彩,具自我光芒;无论褒贬,都是出自本心,无入而不自得。

岁月是见缝插针的二,不留情面的二;年轻世代是不狂妄枉少年的劲风,吹的是花团锦簇的缤纷, 时光造就了时代的容颜,我们看到现在拍照时人群的 “茄子”、“爱你哦”、“比心形”的各种手势,类似嬉戏的、刹那的、轻松的是我们所需求的;全球化的动漫泛滥及涂鸦当道可以视为世纪初的仿徨与无奈,人们试图用及时行乐的戏虐来释放压抑及局促;民国时期的正襟危坐早已成泛黄的尘埃, 让日渐冷酷麻痹的灵魂有一丝触动,开始微笑,是动漫艺术家的衷心盼 …………

不要用知识分子的眸子凝视我们,文从不载之以道,红光亮不是我的别号,给我一叶扁舟,也寻不着桃花源,中国的礼乐风景从来不是奋斗出来的,卧如松,行如风,都是以“放轻松”为先,现在躺平是为了将来的疆理天下做准备。

疫情时代的人,是静静的躺平,仿佛是胡同里挂的新月,二二超人的内心戏,总念着“再看看呗”等待华灯再现的暄嚣。

谢素贞

 




Site Map
山藝術文教基金會 Mountain Art Foundation
關於我們 | 展覽 | 藝術家 | 出版品 | 聯絡方式
Contact Us
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97路
邮编:100015 email: service@mountainart.com.cn

版权所有 ©2020 山藝術文教基金會 Mountain Art Foundation。保留所有权利。